「一生兩世」:《異鄉猛步——司明專欄選》的上海記憶、香港經驗與台灣印象

旗袍作為一種裝扮與消費,除了體現女性的日常生活、階級與身分之外,也展現了物質文化的傳播與流通。那些擺放在櫥窗內,附有阿娃嘉娜親筆簽名的旗袍照片廣告,亦連結了香港、上海與世界,並形塑著美麗的形成與流轉。

《異鄉猛步——司明專欄選》書影

《異鄉猛步——司明專欄選》書影

文/陳筱筠

 

    2011年,香港天地圖書出版了由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編選的「舊夢須記」系列,包括《犀利女筆——十三妹專欄選》、《醒世懵言——懵人日記選》、《陌生天堂——五十年代都市故事選》、《經紀眼界——經紀拉系列選》,以及《異鄉猛步——司明專欄選》,這一系列選錄過去散佚在報刊上的作品,提供我們一個重回舊時香港的管道,並且重新反思通俗文學所折射出來的香港歷史。

 

     其中,由盧瑋鑾主編、熊志琴所編輯的《異鄉猛步——司明專欄選》共分五輯,分別是「上海人在香港」、「香港真是好地方」、「要鳴要放『乃可在此』」、「作家與爬格子動物」、「十年一覺赤色夢」,每一輯當中的短文皆選錄自1955年至1965年間,刊登於《新生晚報》的司明專欄。[1]這五輯內容涉及了上海人在香港、港滬之間的差異與連結、香港的日常與社會、時代與政治變遷、文人軼事,以及寫稿維生的生命歷程。此外,附錄則選取了司明自述、小說選、書寫台灣的《台島風花》選,以及《上海人在香港》選,提供讀者對司明的寫作有一個更全面的理解。其中,《台島風花》選讓我們看見,司明在香港與上海之外,另一個移動路徑與地方連結,讓讀者一窺司明在1950年代的台灣印象。

 

      飛機進入台灣上空了,漸漸下降,鳥瞰台北市區,遠不及維多利亞城的

      美麗,……飛機在灰黃的松山機場降陸,從窗口可以看到灰黃的人。[2]

 

透過移動的經驗,司明從鳥瞰台北市區的視角帶出他對於台灣的感受。除了灰黃的空間與視覺感之外,他在其他篇章也藉由殖民建築、街道命名,以及飲食所帶來的味覺想像再現台灣。

1950年代的台灣松山機場 (圖片來源:網絡)

1950年代的台灣松山機場
(圖片來源:網絡)

 

    翻看《異鄉猛步——司明專欄選》就像是一本1950年代的香港生活百科書,包括司明記錄下的,1957年香港尖沙咀新碼頭的啟用、街邊的燙衣檔,或是在電話尚未普及的年代,士多櫃台邊的私家營業電話收費三毫。然而,這些報紙文章除了投射出上海人如何觀看香港之外,也同時帶出司明作為一個從上海遷徙到香港的移民,他的香港經驗與上海記憶。在多數的文章中,司明雖然是在書寫他對於香港的觀察與感受,但很多時候這些事件或情感,卻往往與上海有所連結。

 

1957年中環的萬宜大廈裝設了香港第一個電動扶梯 (圖片來源:網絡)

1957年中環的萬宜大廈裝設了香港第一個電動扶梯
(圖片來源:網絡)

    1957年中環的萬宜大廈裝設了香港第一個電動扶梯,〈自動樓梯〉這篇小塊文章起首便以這個香港商場歷史新頁作為起始,爾後帶出1930年代中國唯一一個擁有自動樓梯的大新百貨。舊時上海依序出現了先施、永安和新新百貨,大新雖然是這「四大公司」當中最晚出現的,但卻因為擁有中國第一座電動扶梯,而讓這間百貨成為當時人們流連駐足的地方。司明記錄下了香港歷史新頁的同時,也不忘回顧昔日的上海風光。同樣以物質和消費為例,連結了香港與上海也出現在〈「紮台型」的事業〉這篇短文。司明觀察到香港的外國婦女或本地高等華人所穿的旗袍多半是上海成衣舖的出品,他更憶述當年國際影星阿娃嘉娜(Ava Gardner)來港時所登台與攜帶的旗袍,都是出自香港銅鑼灣伊榮街上一家上海成衣鋪所製造。旗袍作為一種裝扮與消費,除了體現女性的日常生活、階級與身分之外,也展現了物質文化的傳播與流通。那些擺放在櫥窗內,附有阿娃嘉娜親筆簽名的旗袍照片廣告,亦連結了香港、上海與世界,並形塑著美麗的形成與流轉。

 

   《異鄉猛步——司明專欄選》的編選除了讓我們看到,「上海人」並非一個固定不變的符碼,而是在不同脈絡中有其在地性的轉變之外,這本書也透露了香港本土所具備的混雜性與文化翻譯。正如同熊志琴在這本書的前言提及,一生兩世、活了兩輩子的司明,從他鄉異地到本土,從難民移民到市民,唯有回到歷經了十年的專欄細讀,才見身分與認同的形構過程如此不易。[3]


[1] 司明(1918-2006),原名馮元祥,上海出生,1950年移居香港。

[2] 司明,〈他們變了〉,新趣 • 台島風花《新生晚報》(1956年11月24日)。

[3] 熊志琴,〈前言〉,《異鄉猛步——司明專欄選》(香港:天地圖書,2011),頁21-30。



作者簡介:陳筱筠,台灣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